欢迎进入蒙特卡罗正规网站!
蒙特卡罗正规网站服务热线
666888666
昆明检方:这次公示的“孙某某案”不是“孙小
时间: 2019-05-29 15:56
27日,国内各大公号、App及网站纷纷发布了一条受人关注的消息———“昆明市盘龙将孙某某等9人恶犯罪集团涉嫌诈骗、、寻衅滋事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,该案系中央督导

  27日,国内各大公号、App及网站纷纷发布了一条受人关注的消息———“昆明市盘龙将孙某某等9人恶犯罪集团涉嫌诈骗、、寻衅滋事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,该案系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,经该院审查后,批准8人,不批准1人,案件正在侦办中。”这条消息源于5月23日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发布的一条消息。

  巧合的是,在5月22日至5月23日,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专门听取了孙小果案件情况汇报,要求云南省委组织精干力量,依法、深挖彻查到位,把该案办成铁案,中央督导组将适时组织“回头看”。

  两条消息在时间点上有交叉处,加之第一条消息中提到“该案系中央督导组交办案件”,因此,这个被的孙某某一度被大家认为是此前“死而复生”的孙小果。

  事明:误会大了!5月27日中午,新文化300336)报·ZAKER记者联系到了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检察院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。他表示,“那么多姓孙的,不能说这个孙某某就是那个……是吧?”

  5月27日下午,微信号@央视网发布致歉消息,称在转载此消息时,“未经仔细核实,造成信息失实。”

  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27日下午也发布消息称,“公示的孙某某恶犯罪集团案件并非孙小果案,只是同姓而已。”

  看来,这次乌龙事件明显是刺激了被“孙小果案”挑动的神经。那么,被蹭热点的“孙小果案”到底是咋回事儿呢?

  2019年4月24日,《昆明日报》报道称:昆明市打掉了孙小果、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。

  这是孙小果第二次出现在视野中,上一次还需要倒退到1997年末、1998年初。当时,《云南法制报》及《南方周末》对孙小果案进行了详尽的报道———

  ●1994年10月16日,当时身为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二人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,在昆明环城南将两位女青年拉上车,驶至呈贡县境将其。

  当时,在检察院的中写着孙小果“现年16岁”,而根据部队的档案记载,孙小果出生于1975年10月27日,这样算来作案时他应该已满19岁。因为年龄的改动,孙小果只判了3年,成为5名犯中最轻的一个,据悉这3年还是监外执行。

  ●1997年4月的一天晚上,孙小果在茶苑楼宾馆908,16岁少女宋某;6月1日,孙小果等人在娱乐城玩时,将两名女青年带至茶苑楼宾馆906,在该房内还有其他人的情况下,孙小果了其中一位女青年;6月5日,孙小果又将两名女学生叫到该宾馆906,并了一名女学生;6月17日晚,孙小果在昆明市兴绍饭店301,欲与幼女张某发生性关系,张不从,孙便两名同党对张,并留她在房内不准回家……当时,昆明的不少娱乐场所都要定期向孙小果交“费”。孙小果及其小弟来玩,不仅不给钱,娱乐场所还得倒赔……

  ●1998年1月9日,《南方周末》刊登了《昆明在呼喊:铲除》一文,孙小果案迅速引发全国关注、据悉,一个月后,孙小果因罪、强制妇女罪、故意罪等多项被昆明市中级判处死刑,立即执行。一审判决后,孙小果等人不服,向云南省高级提出上诉。云南省高级经审理,依法驳回上诉,维持原判。

  最初有人怀疑是二人同名同姓,但是随着更多的信息被披露,大家发现这根本不是巧合,两个孙小果根本就是同一个人!并且从2011年起,孙小果就开始以“李林宸”的身份在外活动,并且注册了餐饮公司和夜店。

  天眼查数据显示,孙小果是昆明当地一家商贸公司的代表人,此外,还是其他几家公司的股东或高管,这些公司的成立日期分布在2017年1月至2018年10月之间。

  “李林宸”在当地被称为“大李总”,每天出入于各种公共场所,其周边人士称他“熟悉人脉,办理业务非常快。”其生意做得也是风生水起,“李林宸”切换为孙小果身份注册公司,被理解为“”,而其再次出现在视野,也被广大网友称为“亡者归来”。

  据悉,当年《南方周末》报道孙小果案的记者余刘文回忆称:他后来也听说,孙小果被改判为死缓。但是,新文化报·ZAKER记者从相关的法律文书及公开资料上,并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改判结果。

  有消息称,孙小果曾申请过专利,这可能是被改判后减刑的原因之一。新文化报·ZAKER记者从中国专利数据库中查询显示,在2008年10月27日,孙小果曾申请专利: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,该专利系昆明一家专利事务所代理。该事务所负责人曾对表示,前来报送专利材料的,是孙小果的母亲。

  曾有法律界人士对孙小果一案进行过分析,当年孙小果一案在全国影响巨大,即便当年改判为死缓,最“乐观”估计,他出狱时间也应该在2012年8月。但是根据天眼查数据显示,“李林宸”在2011年8月5日就注册了昆明饱食杰餐饮有限公司,系该公司代表人、股东、执行董事兼总经理。

  1997年,孙小果案后,广泛认为,其父母一定有很大的“背景、能量”,1997年12月9日,《云南法制报》发布报道———《可怜天下父母心———孙小果父母录》,文中披露了孙小果父母的一些消息。

  对于有认为孙小果等人如此“”,是因为有所谓的“背景”、“后台”支持。孙小果的父母称,“作为执法干部,作为员,请相信我们有一个最起码的,支持有关执法部门对儿子的处理。”“我们仅是基层的执法者,会有多大的能耐去支持儿子违法犯罪!再说,王子犯罪,与庶民同罪,更何况我们的儿子不是王子。”

  新文化报·ZAKER记者了解,《年鉴(1999)》“案件选编”中称,孙小果曾用名陈果,后随母姓。

  据《南方周末》《新京报》此前公开报道,1997年案发生时,孙小果母亲孙某某在昆明市某刑侦队,继父李某某时任昆明市某区副局长,目前已经退休。

  孙小果案发后,有网友称孙小果的生父为孙小虹,据悉孙小虹在1998年2月至1999年9月,担任云南省高级院长、党组。此时间节点恰好与孙小果当年被判死刑相重合,因此引发了种种猜测。

  但据新文化报·ZAKER记者了解,孙小虹与孙小果并无关系,并且其改判时,孙小虹已经不在法院工作。

  网上流传着一份孙大虹、孙小虹写给(云南)省委网信办的一则《情况反映》,文中提到,“孙小果和我们家没有任何亲缘关系,网络上的这个说法,纯属。”

  孙小果“奇迹生还”的20年,是一幕扑朔迷离的悬疑剧。谁是导演?谁是推手?有谁牵涉其中?源头从何追起?关注孙小果案,实际上是在等待这些疑问被一一解开。

  4月13日,云南省纪委省监委发布消息:云南省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

  观其履历,其在1994年7月至1998年5月,任云南省第二教育部副主任兼狱侦二科科长;1998年5月至2003年11月,任云南省第二党委委员、副长;2003年11月至2014年7月,任云南省第一党委副、。

  从这一角度看,孙小果自1998年开始服刑,二者存在交集,而刘思源被查的消息,则发布于孙小果的消息公布前11天。而在此前一天(4月12日),云南省纪委省监委发布消息,云南省管理局副局长朱旭涉嫌严重违法,目前正接受监察调查。几者是否存在关系,耐人寻味。

  5月14日,云南省纪委省监委发布消息:云南省高级原副厅级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梁子安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。梁子安履历显示,1979年10月至2013年12月,在云南省高级工作,先后担任刑二庭副庭长、审判监督庭庭长、审判监督第一庭庭长、审判委员会委员(正处级);2009年12月至2013年12月,任副厅级专职审判委员会委员。

  正如当年《云南法制报》首次报道孙小果案的时候使用的标题———《不住的》,如今“盖子”已被揭开,虽然犹如抽丝剥茧,相信,距离大白的日子不会太远了。

Copyright © 蒙特卡罗正规网站 版权所有
全国服务电话:666888666   传真:123321888
sitemap   网站地图

Baidu
sogou